北京德“医”双馨泌尿外科科学家——周利群

2019-06-21 15:05 易彩

打印 放大 缩小

图文/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有一位曾被大家称为“周大胆儿”的医生,他就是泌尿外科主任周利群教授。从医32年来,很多全国各大医院都认为不太可能成功、风险极大的手术,他基于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和高超的手术技巧,敢想、敢做、敢当,精心设计手术方案,在北大医院相关科室的配合支持下,全力以赴抢救疑难杂症等危重病人,创造性地完成了数百例高难度、高风险、高强度的手术;同时在教学科研方面也做出了突出的成绩和贡献,是名副其实德“医”双馨的泌尿外科科学家。

切瘤保肾游刃有余解救疑难杂症病人

6年多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来了一位广州的病人,他曾辗转多地求医。当时这位患者61岁,一侧肾脏因患肿瘤已于10年前切除。这次仅剩的一个肾脏上又长出了一个长达9厘米的肿瘤,而正常人的肾脏才11厘米左右。

在别的医院,医生都跟患者说这个肾是保不住的,必须连同瘤子一起切掉才能保住性命。患者却特别不甘心,因为他一旦把这个唯一的肾脏切了,剩下的时光就要依靠透析而存活了。然而,透析对病人来说实在太痛苦了,平日里连喝口水都要计量。虽然现在全国很多医院的透析条件大大改善了,一周透析3次,完全可以维持病人的生命,但是生活会受到很大限制,去哪里都不方便。

“从广州到上海,再到北京,他一路上转了很多的大医院。”日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周利群教授在接受千龙网记者专访时回忆说,患者一侧肾脏因患肿瘤在10年前就切掉了,他以为复查几年后无复发就康复没事了,所以过去几年就没有再去医院复查。不幸的是,最近查体发现,唯一的肾脏又长出了一个9厘米的大瘤子,占据了肾脏的一半以上。“但是,好在这个瘤子向外突出约1/3,不是完全挤在肾脏里面。”

2019060210001

图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周利群教授日前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

面对患者殷切求助的目光,周利群教授表示将尽全力满足他的要求,即能完整切除肿瘤,又能保留部分肾脏。他反复研究琢磨患者的病情,手术的风险在于,既要完整地切除肿瘤,保留尽可能多的肾组织,又不能切破肿瘤,否则就将可治愈的疾病变成了不可治愈的疾病,反而会缩短患者的寿命,那还不如不做。通过测算,切除肿瘤后大致可保留患者2/5左右的肾脏,术后病人的肌酐或许会偏高,也有可能需要间断地透析,但仍会好于完全切除肾脏。

这台手术风险很高,但是周利群教授顺利地完成了这台手术,肿瘤切干净了,部分肾脏也保留下来了。他的肾只剩2/5左右,术后血肌酐虽然短暂升高,但一段时间后肾功能居然完全恢复正常了。

这些年不仅患者的生活质量非常好,肿瘤也没有再复发。患者由衷感激周利群教授:“你把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现实,使我成为了一个能够快乐享受生活的健康人。”

抢救疑难危重病人“生死时速”堪称32年之最

周利群教授以高超的医术完成了很多高难度的手术,既拯救了患者的生命,又尽可能的保留患者的器官功能。但是,在他32年的职业生涯里,并非一帆风顺,也曾经历过一次次惊心动魄、与死神较量的“生死时速”。

3年前,一位来自江苏常州的病人,左肾上腺长了一个8厘米大的肿瘤,紧压着人体两个最粗的大血管——腹主动脉和下腔静脉,并已侵犯血管壁。手术必须切除部分血管壁,才能将肿瘤切除干净,而术中有大出血的风险,一旦控制不住甚至有可能导致将病人“撂在手术台”上。

“由于肿瘤侵犯粘连严重,游离肿瘤过程中大血管壁就被切破了,那血出得真是太凶险了。”谈起这台手术时,周教授仍激动不已。当时,他们先后请医院心脏外科、血管外科的专家台上会诊,但是由于出血的腹主动脉动脉壁粥样硬化明显,十分糟脆,缝合困难,虽经过4个多小时的艰苦努力仍未能止住大出血。

情况危急,该医院的库存血源源不断地输给病人,出的血经血液回吸收处理后再回输给病人,如此反复,回吸收的血量已超过上万毫升了,血仍未止住。甚至患者一度血压几乎快没了,当时手术室的气氛几乎凝固了……

“从1987年大学毕业到现在我已工作32年了,也曾有过多次‘浴血奋战’的经历,但那是我第一次有这种不详的预感:病人真的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了。”周利群教授告诉千龙网记者,这时已是晚上9点多钟了,他们又把血管外科张主任叫来救急。

真应了那句老话:姜还是老的辣。张主任上台后,经过反复观察,凭借多年处理大血管的丰富经验,精准而有技巧的缝合把大出血奇迹般地给止住了,从而保住了这位病人的生命。

而这时他们这个多学科的团队已在手术台上连续奋战10多个小时了。大家虽然非常紧张,非常疲惫,但切除了肿瘤,保住了患者的生命,他们的心情就像刚刚经历过暴风骤雨的大海一样,又恢复了平静。

谈起这次“生死时速”的抢救经历,周利群教授至今仍然感慨万千:“那天在抢救过程中真有‘一世英名要毁于一旦’的那种感觉。这位病人的儿子快30岁了,当他了解了我们经过艰苦的努力抢救活了他父亲的生命后,他跪在地上给我磕了3个头,说今后我就是他的‘周爸’。看着他真诚的目光与举动,我更感觉到医生这个职业的神圣与骄傲。这是我终生难忘的经历。”

“不测风云”再请专家协作攻坚化险为夷

有了多次抢救疑难危重患者的经历,北大医院的同道们曾亲切而又略带戏谑的给周利群教授起了一个外号“周大胆儿”,全国各地很多疑难杂症高风险患者都慕名而来,经周利群教授的精心诊断与治疗而得以痊愈。然而,在他多年的职业生涯里也有“不测风云”。

肿瘤生长侵入血管而形成瘤栓,是肿瘤常见晚期并发症之一,影响病人的生命。“瘤栓就是肿瘤长到血管里面,然后顺着血管往上‘爬’,在手术时必须要将血管完全切开,才能将瘤栓完全取出来。”周利群教授回忆,不久前,有一位年近70岁的老太太,患肾癌合并瘤栓,瘤栓已长到了膈肌,再往上一点就“爬”进心房了。

当时,看完患者1个多月前照的CT片,周利群教授比较乐观,认为这位患者可以不必做体外循环就可以完成手术。但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周利群教授的医疗团队仍然跟心外科会诊协商,做好了必要时体外循环的准备。

但在手术台上,专家们探查病人的血管,发现一个多月前拍的CT片,与现在患者瘤栓的实际情况有很大不同,现在瘤栓明显向上生长已越过膈肌。这时他们的预案就发挥作用了,又请心外科的专家上台,建立体外循环,经过多学科团队的共同努力顺利地完成了这台手术。

从医这么多年,周利群教授做过的肾上腺及肾脏大瘤子等复杂手术已经有数百例了,也有过多次像这种台上大出血、病人血液回吸收上万毫升的情况。周利群教授解释说:“一个体重60公斤的人全身的血量大概5000毫升左右,像这位老太太出血上万毫升,等于已经把她全身的血换了好几遍了!”

这次意外事件,也给了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即病人的瘤栓可能短时间内有较大变化,CT片应在术前一两个星期之内做,时间不能过长。

临床科研两个“翅膀”都强才能飞得更高远

“每当我们成功救治一位疑难患者,在他康复出院时,作为医生的那种成就感、自豪感,真的难以用言语表达。”周利群教授说,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北京大学泌尿研究所,从学科发展的角度来说,外科大夫不能仅仅是做手术过硬的“开刀匠”,更需要另一个“翅膀”——科研。这两个“翅膀”都强,才能飞得更高、飞得更远,才能真正成为一名外科科学家。

周利群教授师从我国著名泌尿外科学家郭应禄院士,现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及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负责人。他长期致力于泌尿外科的临床及科研工作,擅长复杂性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的治疗及腹腔镜技术在泌尿外科的应用;承担多项国家及省部级课题,包括卫计委重大课题、“863”及科委重大课题子课题、多个国自然项目、首发及首特重点项目等。

周利群教授曾以第一完成人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及华夏医学奖二等奖等五项国家及省部级奖项,另获得十余项国家及省部级奖项;曾荣获中国医师奖、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奖、世界华人泌尿外科学会杰出贡献奖及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微创学组金膀胱镜奖、中国内镜医师学会国际内镜奖”及恩德斯医学科学技术奖内镜微创名医奖等。

这些年来,周利群教授发表文章300余篇,其中SCI文章100余篇;主编著作4部,副主编3部,主译2部,另主编3部写作中,获国家实用新型专利2项,并担任《Current Opinion of Urology》中文版主编,《中华泌尿外科杂志》、《中华腔镜泌尿外科杂志》电子版及《现代泌尿外科杂志》副主编,并担任多家中文杂志编委及多个国际英文杂志的审稿人。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来自辽宁的李女士说,她母亲在2005年被查出双侧肾盂肿瘤,当地医院要实行双侧肾输尿管全长切除术,也就是说术后他母亲要依赖血液透析生活。她陪同母亲从辽宁慕名来到北大医院泌尿外科找到周利群教授,周教授根据病情为她母亲选择了左肾及输尿管全长切除,右肾盂肿瘤较小采用了激光局部切除,这样就保留了一侧肾脏的功能,避免了透析。手术非常成功,现在已过去了14年,她母亲今年已经87岁了,仍然健康生活着。

“我十分感谢周主任当初大胆的手术设计和高超的手术技巧。”北京市民冯女士回忆说,2015年,她母亲一侧肾脏患肾脏肿瘤,另一侧患输尿管肿瘤。当时她咨询了多家医院的好几位专家,有建议化疗的,有建议全切除后透析的,但是周利群教授则建议先切除局部一侧输尿管肿瘤,再行二次手术切除另一侧肾脏肿瘤。“现在已经是术后第4年了,我母亲康复得和没病的人一样。”

网友们评价周利群教授的“胆儿”说:“有了基本功、经验及高超技巧垫底,才可能有胆大的外科医生。”

对此,周利群教授微笑着表示,如果没有麻醉医生的保驾护航,没有心外科帮助建立的体外循环,没有输血科不停歇的输血支持,没有血管外科的鼎力支持,没有重症监护室的精心护理,没有北大医院作为坚强的后盾,怎么可能成功挽救如此危重病人的生命呢?这就是团队的力量。“对我而言,我的胆量来自他们组成的强大的多学科团队,他们是我的坚强后盾。”

这些年来,以郭应禄院士及周利群教授等为首的北大医院泌尿外科医疗团队,培养了一大批泌尿外科的扛鼎之才。他们一手抓仁术,刀刀救命;一手抓仁心,句句暖心。他们不仅是北京医疗界的一个技术标杆,也是全国的一个医德榜样。北大医院泌尿外科已连续9年获得上海复旦医院管理研究所最佳专科排行榜泌尿外科的第一名。

责任编辑:马文娟  作者:于振华

网站地图 金沙官网投注 金沙官网sands 玛雅新网址
申博138AG游戏 澳门赌场玩法 亚洲申博373839 申博游戏登录官网
永利娱乐注册登入 博彩qq群 利华彩票香港分分彩 彩客网六合彩
k彩登录 金沙游戏平台 金沙真人平台 金沙真人平台
金沙游戏线上 玛雅吧备用网址 易彩游戏 金沙游戏开户网址
111xsb.com 218PT.COM 231SUN.COM 986ib.com 5555XSB.COM
11sbsun.com 981XTD.COM XSB818.COM 549xx.com 881XTD.COM
132cw.com 278sunbet.com 789XTD.COM DC353.COM 729PT.COM
586sunbet.com 888sbsg.com DC815.COM 86XTD.COM 79jbs.com